欢迎访问安阳大周刊
 
本站首页本站简介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投稿须知留言给我们

位置导航:首页 - 生活类 - 大讲堂 - 越来越清晰的妇好形象(三篇外一篇)
越来越清晰的妇好形象(三篇外一篇)
——听张老师讲《凤归大邑商 妇好墓文物安阳故里展》有记
大讲堂  加入时间:2018-09-10  碧树高楼  点击:976  评论数:

       周六下午,获悉殷墟资深志愿者张洪波老师在安阳博物馆解说《凤归大邑商•妇好墓文物安阳故里展》,平静的心情久久不能激动。三点整,身穿红色战袍(安阳博物馆志愿者马甲)的张老师正式开讲。

      此次《凤归大邑商——妇好墓文物安阳故里展》,是妇好墓出土文物自2016年3月在首都博物馆开始巡展以来的第六站,也是殷墟妇好墓发掘以来文物在出土地的首次集中展出。展览共展出1976年妇好墓出土青铜器、玉器、骨器、石器和殷墟出土刻辞甲骨等404组共计474件。(搜索到的资料显示:妇好墓共出土1928件精美文物,其中青铜器468件,玉器755件,骨器564件。目前,妇好墓出土文物由3家国有文物收藏单位收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收藏1788件;国家博物馆收藏118件;河南博物院收藏22件。)

      返程途中,脑海中过电影一般小结了收获如下:

 

       其一:妇好身高一米七

      展览中,有妇好用过一件玉器格外引人注目。

      张老师告诉大家这个被称为韘(音同射)玉器功能近似后世的玉扳指。张老师引用一句老北京俗语:“‘贝勒爷,三件宝,扳指、核桃、笼中鸟。’这玉韘、玉扳指就是其中之一。”(所谓贝勒爷,全称“多罗贝勒”,在满文中是一种贵族称号,相当于王或诸侯,地位次于亲王、郡王。复数为“贝子”。后将贝勒、贝子分为封爵的两个等级,贝勒为第三级,贝子为第四级。)

      仔细看了看玉韘,警察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总是异于寻常人的(张老师本职工作是安阳警察训练学校老师),张老师照常识推算,妇好身高应该在一米七左右。

 

      其二、妇好其实也爱美

      出土的大量甲骨卜辞表明,在武丁对周边方国、部族的一系列战争中,妇好多次受命代商王征集兵员,屡任军将征战沙场。多时曾统兵1.3万人攻克羌方,俘获大批羌人,成为武丁时一次征战率兵最多的将领。

      在参加并指挥对土方、巴方、夷方等重大作战,著名将领沚、侯告等常在其麾下。

      在对巴方作战中,妇好率领沚布阵设伏,断巴方军退路,待武丁自东面击溃巴方军,将其驱入伏地,予以歼灭,可谓是中国军事史上最早的伏击战。

      以上种种依据,也包括妇好墓出土的龙纹钺、虎纹钺重达八、九公斤,可以推测出妇好是位身体强壮、骁勇善战的女汉子。

      然而,张老师也根据铁证(是不是改叫玉证)推导出,妇好是一个爱武装也爱红妆的女生。在这次展出的文物中就有一玉质调色盘,张老师推测是妇好的化妆器具,是妇好调胭脂水粉的。

 

      其三、三十三岁的人生句号

      妇好一生,能文能武,贵为武丁之后(张老师观点;商朝有没有后这一称谓,存疑),在现存于世的甲骨文献中,“妇好”的名字频频出现。仅在安阳殷墟YH127甲骨穴中出土的一万余片甲骨中,她就出现过两百多次!而且武丁在这些占卜中向上天祈告的内容,包括妇好的各个生活侧面:征战、生育、疾病,甚至包括她去世后的状况如何。

      这次张老师的讲解中,根据最新的讲解词资料明确妇好卒于三十三岁。

      妇好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从已经翻译过来的甲骨来看,可能依然有N多种。

      有甲骨卜辞上,有这样的记载:妇好要分娩了,不好。三旬又一日,甲寅日分娩,一定不好。女孩。故此有学者推断,妇好或死于难产。

      还有一块甲骨上的记载则是:出贞……王……于母辛……百宰……血。此事,又忍不住让人揣测,妇好是因为战役而亡,至少也是战伤复发而逝。

 

      外篇:乳名说或另有故事

      在妇好墓中出土了一组铜器中,共有多件,上面刻有“司巧母癸”的铭文,这个“巧”字的写法是“毚”字去掉下面的“兔”加个“丂”,有学者解读认为这个字从丂声,读音巧,所以这里就用巧的代替。并认为这个“巧”是妇好在娘家的小名(乳名)。在安阳民俗中,丧礼上的娘家来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后逮”。本人曾望文生义,曲解为“厚待”。是指姥姥家来人都要高看一眼、厚爱一层,优厚地对待;优待。

      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就是武丁的另一位后妣癸的妇名。网上有学者博文倾向于后者,因为在两个方尊上明白地写着“司巧母癸”,显然就是她庙号为癸,而妇好的庙号是“辛”,妇好墓里出土的文物上就刻着“司母辛”、“好”和“妇好”,按照惯例,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个带天干的庙号,所以那个“司巧母癸”必定是另有其人。

      武丁三后的说法是已经得到公认的。其一为国之重器司母戊的“戊”,再者为殷墟M5墓中的司母辛的“辛”,另外是一个资料极少的司母癸的“癸”。

      那么这里的司巧母癸,有没有可能就是这个“癸”呢?但,如果有,给她的祭品怎么会出现在妇好的目中呢?这又是个疑点。      笔者愚见,完全有可能。安阳至今有民俗叫“借老盆烧纸”。既是一家人办丧事,本家可以借此机会给自己亡故的亲人烧纸(因为这时不是清明、七月十五、十月初一上坟的法定时间)。个人理解,这里的“借老盆烧纸”的“烧”也许写为“捎”更合适。让刚刚故去的人给早些时日故去的人往阴间捎点东西,捎点钱捎点东西都有可能。这样的话,“司巧母癸”的祭器为什么会出现在“司母辛”随葬祭器中就很合情合理了。你想啊,此时的妇好只不过是临时出演了一次快递的角色而已。

 

(QQ:349154572)



()
()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