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阳大周刊
 
本站首页本站简介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投稿须知留言给我们

位置导航:首页 - 练笔类 - 大好河山 - 宁广生作品:登拐弯山记
宁广生作品:登拐弯山记
 
大好河山  加入时间:2019-05-23  宁广生  点击:531  评论数:

 

登拐弯山记

 作者:宁广生

 

    拐弯山,地处晋豫交界之处的太行腹地,位于山西省平顺县杏城镇境内。这里山势雄伟陡峭,徐霞客描写黄山“海到尽头天是岸,山登绝顶人为峰”的句子,用到此处一点也不过分,然徐霞客一生没到过此处,这里却是驴友们的乐园。山中景色随四季变化而变化,虽来过多次,却不厌倦,每次都有新的感受,尤其这次出行拐弯山,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5月11号随铁马户外的精英出行,且不说各位精神饱满,一路欢歌笑语,单从茶饭庄到雪光寺一段,就有说不完的美景,道不尽的情怀。小路两边山峰林立,怪石横生,趣味十足,有破山而出的试胆石,有挺立于风壑之间酷似将军的巨石,就连路边不知名的顽皮石,也有的像人,有的似兽,形态各异。山间苍松翠木,郁郁葱葱,难得可爱的是,此处的槐花依然在阳光下尽情开放,使人不由得想起白居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诗句。一串串洁白的槐花挂在树上,香气扑鼻,十分诱人,令人垂涎欲滴。驴友个个包满肚圆,不亦乐乎!我也随手摘下一串,放在嘴里,一股清香的味道沁人心脾,就这样我们忘记了疲劳,时间在欣赏美景之中悄然逝去,不知不觉已到雪光寺,拔高5OO米,徒步6公里已经完成,看一下手表,九点四十分,从下车到现在,一小时十分已过去。在这里开始分路,强线从此处开始,这只是登拐弯山的序幕。

    登拐弯山,一般都是从烟云沟上拐弯山,下到茶饭庄,这次却从这儿上,这是为什么?原来从烟云沟上是山之南,属阳,路比此处好走点,也少拔高百米左右,还近3公里,这里是山之北,属阴,路窄山陡,路远且高。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这正是我们的追求。过雪光寺就是一段直拔,路在松树林中,小路上都是碎石子,特别滑,更可恨的是散落在地上小段的小松树枝条,踩上象滚木一样滑动,很容易摔倒。上山时一手柱手杖,一手找个石头或树枝,拽着往上爬,一会就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山越上越高,路越来越陡,往上看山如刀劈斧削般的奇峭,往下看山谷深不见底,小路在山间缠绕,窄处只能容一人通过,悬崖的边上长满树丛,树的落叶铺满路上,落叶下面是实是空不知道,一般先用手杖探明虚实,然后再向前迈步,走时尽量靠里。队伍拉长了,好在上山一条道,倒也迷不了路。爬到一个山崖口,阵阵凉风吹来,浑身大汗顿时消退,坐下来喝口水,休息一会,多么爽快啊!此时手台传来“珍惜”群主的呼声:“不要坐,站着稍微休息一下就走,这里阴气太大,浑身冒汗时,时间长了,阴风极易侵入体内。”。“珍惜”群主,中等身材,时常面带微笑,说话时温尔文雅,一看就是极有修养的人,办事热情周到,很有组织协调能力,每次出行都亲自查路线、下载轨迹,发帖靠车,从无怨言,爬山还是高手,时常戴个林冲帽,双肩户外包,胸前左边配手台,右边挂相机,天蓝色上衣,深灰色户外裤,脚穿登山鞋,手持登山杖,往山上一站,真是四面齐整,八面威风,有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风度。爬山总是走在前面开路,他的背包比其他驴友的都要重,时常带有应急绳,开路用的劈刀和手锯,云南白药,速效救心丸,创可贴等。这次照例在前面开路,招呼前后队友跟进。越往上爬,山势越陡,离最高峰还有150米时,路似有似无,绝壁上突出几块石头就是路,驴友们收起手杖,装起相机,双手扒住石缝,脚登顽石,用力向上攀登,考验人的体能,考验人的意志,体健者先上去,然后帮拉后上者。驴友阿东,夫妻双双出行,在家一双好伉俪,爬山一对超强驴,爬山比赛拿第一,传媒大学高材生,电视台节目组主任,说出话来语调如高山一样纯朴浑厚,自从爱上爬山运动,每次都随队出征,此时正站在高处往上拉攀登者。铁马户外整体意识浓厚,团队精神强大,互帮互助,从不拉下一个人。再高的山,在这种精神下都要变矮;再陡的坡,在这种精神下也能变坦途。

    拐弯山,相对高度1000多米,现在征服了它,此刻被驴友们踩在脚下,极目四望,天蓝如洗,白云朵朵飘在空中,触手可及。登到高山之巅,眼前一片山顶草原,反而感到山不高了,“山登绝顶我为峰”,豪然之气顿生!远处山连山,峰连峰,重峦叠嶂,层层山层层景,往下看,连绵起伏的群山,若隐若现的山岚,隐约可见的村庄,缠绕的山间小路,绿色的植被,无名的小花,清新的空气,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欲知拐弯山真容,须亲登上此山顶。”一幅美丽壮观的山景图,世上最好的画家,也难调出如此丰富多彩的色调,也难绘出如此气势磅礴的画卷。突然驴友“天马行空”大喊一声“啊!"我们赶紧扭头观看,以为他要吟诗,谁知他大声喊到:“啊!我来了"!的确是,一声我来了,包涵有“君临天下,一览众山小”之感。“天马行空"白白净净的大高个,戴付眼镜,文人气质,每次爬山回来都要赋词作诗,最拿手的是写“水调歌头",张口就是“龙吟虎啸马嘶鸣"“太行山上起风云"等大气的诗篇,是铁马群里公认的铁笔秀才,回去后肯定又有一篇佳作问世,然而现在,面对大自然的美景,面对如画的山川,面对经过艰难攀越登上的山顶,任何优美的词句都显得苍白无边,似乎只有站在高山顶上,用尽丹田之力半疯半颠地大喊一声“啊!我来了",方能表达此时痛快淋漓的心情。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是中午11点40分,以往从烟云沟登到此处,快则12点,慢则在12点半,今天从茶饭庄登上来,多拔高100米,路程远3公里,反而少用了半小时,可见这次驴友之强悍。按惯例到山顶吃午饭,可“珍惜"群主不让用餐,他说路程还远,还要拔高。爬山之人都知道,吃饭后再拔高会感觉难受。此时有点饥渴劳累,不愿走了,但不给吃饭时间,只有前行。

    过拐弯山(拐弯山是太行山顶上毗邻山西的一个村庄名,现在基本上废弃了,只有一两户人家留守)向右,山顶上有条能走三马车的土路,不算太难走,五月份正午的太阳虽不狠毒,却也晒得人难受,走啊走!又走了一个小时,前面隐隐约约看见一个村庄,估计到那里能叫吃饭,真是“天将午,饥肠响如鼓"。早上5点半吃的早饭,到现在已经7个小时,喝的水出成了汗,晒干再出汗,用手一抹胳膊,就是一层白盐。腿有点酸沉,步子迈得也小了,心想快点快点,赶到前面村庄好吃饭。此时手台响起“珍惜”的声音,“大家加油!前面还有一个拔高,拔完之后再吃饭"。我已经感到肚里饥饿,浑身无力,又不敢停下休息,因这条路没走过,掉队后会很麻烦。于是放下背包,喝了几口水,拿出几块饼干,挎上双肩包,边走边吃。三两块饼干几口水,你说有多大能量?此时感觉最是明显,一会就觉得浑身来劲了,腿也有力了。不像在家中,到了中午都不觉得饿,像完任务似的吃午饭。

    走啊走!前面又过了两个小村庄,也不问此村庄叫啥名,只盼早点到吃饭的地方。顺小路下山,看见前面的队友已下到沟底正在向上攀爬。到沟底一看,上山无路,我们是按照轨迹硬切上山,这样路近,如走大路将多走三、四公里,此三公里非上午三公里,现在是人困马乏。拽着树枝,攀着石头,一步一步往上爬,坚强的意志,顽强的精神鼓励着我们,坚持就是胜利,拼搏就能成功!最后的一个绝壁,“珍惜"群主首先登上,然后又一个一个手挽手地把我们拉上去。前面又到一个小村庄,实在饿了,大家停下吃饭,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半。    

    今天的这顿午饭,对我来说特别香甜,因为我原打算不走强线,没带饭,是驴友“光头老大"鼓励我,把他的面包给我,我才走的强线。吃着“老大"酥软的面包,啃着“文生"给我的五香猪蹄,品着“太平洋"自制的卤面,喝着“成功"给我的桶装饮料,香在口里,甜在心中。感谢队友!感谢铁马的互帮互助精神!人是铁饭是钢,饭后稍歇一会就是不一样,体力恢复如初。这会儿的太阳被云层挡住,天也不热了,才发现为充分利用资源,山顶上发电的风车在转动,有几个村民在整理田地,准备播种,路边的嫩嫩的蒲公英盛开着美丽的小黄花,洋槐树上的槐花,有的还是槐米,香椿树上刚长出两三片嫩叶,“青青丝瓜"等几个女队友在采摘蒲公英、槐花。路还很长,不能久停,二点整又出发了。

    饭后又翻越一个百米高的小山头,虽不得劲,却也凉爽,山上刮起了凉风,风越刮越凉,天上的云越来越浓,难道要下雨?来时细心的“珍惜"查过天气,安阳无雨,林州无雨,山西无雨,一小时前还是艳阳当空,热浪袭人。怕啥来啥,风由凉变冷,天上的乌云翻滚,“天有不测风云”一点不假,说下就下,大滴的雨珠毫不留情地洒落下来,大家赶紧穿上雨衣,没带雨衣的任风雨肆虐,淋个湿透。快步向前跑,前面有几座破房子,刚进屋子,雨中夾着冰雹下了起来,气温骤降,我们暗自庆幸没被冰雹砸着,感谢这几座废弃的房子,清点人数,20名队友全部跟上。大约有二十分钟,雨渐渐地小了,重又上路。

    这里下山的路已很少有人走动,几乎荒废,走着走着找不到路了,此时雨停了,地上的野草把裤子和鞋都打得湿透,冷嗖嗖的,“文生"拿着手机,看着轨迹在前面找路。“文生"五十岁左右年纪,看上去精明强干,走起山路,步伐轻巧,小步快走,有种老舍笔下骆驼祥子拉黄包车的味道,遇有困难总在前面。找了几处皆不是路,忽然有人高呼“快看快看",到那儿一看,原来是羊粪,有羊粪就有羊经过,羊经过就有路,顺着羊粪终于找到下山的路。

    路是那样的滑,山是那样的陡,天上又下起了雨,衣服都湿透了,浑身发冷,雨水顺着头发往下流淌,突然感到流到嘴里的雨水发咸,难道下起了酸雨,抬头看天,才发现因天冷,鼻涕不由自主流出来,伴着雨水流到口里。下山的台阶既陡又窄,仅能容纳半只脚踩上,胆大者面朝前下山,胆小者面朝大山倒退着下,由先下者扶着脚往下挪,步步惊心寸寸难,下一段陡路,平移一段。平移之路被带刺的树丛蓬满,需弯腰或爬着过去,穿雨衣者把雨衣全挂烂,还时常挂住行走不利索,反正衣服全湿,干脆脱掉。大家互相鼓励着,互相帮扶着,顽强地向下走着。这里山峰偏僻又格外壮观秀美,独立的山峰高耸入云,山峰上松柏伸出挺拔的枝条,极像黄山的迎客松,有的山峰有石林的味道,有的山峰有张家界的神韵,集黄山、石林、张家界为一体的山峦这里皆有,可惜只能观看,手机相机拿出怕雨淋坏,观看也不能尽情观赏,只能瞄上一眼,怕分心脚下踩空摔倒,摔倒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后如有机会,定重游此地,尽情拍照。

    路再难,只要顽强地走下去定能成功,困难再大,只要努力就能克服,铁马户外个个都是英雄汉,凭着勇往直前的精神走完全程,累计拔高1200米,徒步24公里。前队6点半到达茶饭庄,后队7点以后到达。走休闲线的静等2个多小时,豪无怨言。难时现真情,雨后见彩虹,暖暖的夕阳,映红了天空,照红了山峰,“青青丝瓜”走来了,步迈还是那样轻盈,脸上的红韵象晚霞一样美丽;六十多岁的“随遇而安"走来了,其妻“俏夕阳”手拿槐花枝代表鲜花,在一片掌声中迎上去,献给其勇敢的丈夫,大伙一块起哄喝彩,“亲一个!亲一个!”在一片掌声之中,一对亲密的老伉俪紧紧地抱在一起,祝贺安全归来!温馨的画面,定格在大山之中,热烈的掌声,荡漾在群山之间,让我们一起祝贺登拐弯山的勇士们安全归来!一起祝愿铁马户外越走越远!

                                                                                                                (宁广生于 2019.5.19)



()
()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