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阳大周刊
 
本站首页本站简介免责声明联系我们投稿须知留言给我们

位置导航:首页 - 练笔类 - 大好河山 - 在上海的百米高空观复
在上海的百米高空观复
上海观复博物馆游记
大好河山  加入时间:2019-06-13  碧树高楼  点击:640  评论数:

      "看看,我得拍下来。"同行的老师说。看前面的老师正举着手机,向上仰望。我打心底了不解,真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没见过高楼么?

      等到又有人说,那个光斑应该是大楼的反光吧。我才也仰望空中的这座大厦,高不知几许的大厦直插云霄。换了个角度才知道,不是云霄,应该是雾霭。好险,差点写成雾霾。堂堂大上海怎么会有雾霾的?我坚信。雾霾只有三四线的小城市才会有。看着看着,又发现一个问题。这大楼的上部怎么会倾斜呢?是光的折射还是视觉差呢?稍顿后再看,已经不是倾斜那么简单了,就是扭曲。确认了扭曲,我的第一个想法这肯定是天津人设计或投资的作品么?十八街的麻花一样拧巴,要的就是这股劲儿。又前行几步,站定了,发现距离观复博物馆开门还有一段时间,索性通过手机百度一番,不得不再次慨叹:上海中心大厦建筑总高度632米。还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标准答案里大厦的外形也不是我想象的天津大麻花,而是腾飞的中国龙。

      

      博物馆位于大厦的第三十七层。门票100,博物馆同行可以享受打折50。带队的刘杰老师问要不要找个讲解员,大家都说要,没有讲解怎么行呢?讲解一场就需要400元。呜呼!这也……还是请吧。

      到了第三十七层,还没有到博物馆开馆时间,一行先到一侧的阳台上赏景拍照。偶遇一对老夫妻也在拍照,志愿者老师们主动帮忙拍合影照。脑海中浮现出来马未都老乡姜育恒的歌:“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观复,是对历史再回首么?

      存了包领了票被告知要打戳,就是在手背上盖个章,盖了这个章又看不到,说是隐形的印章。临入馆了,听说我们一行都是来自中国某某博物馆的志愿者,盖章的女孩微笑着说可以进了,服务台上另一个冷冰冰的面孔却扔来一句:“进馆后不允许大声喧哗”,顿觉大煞风景。我真想怼她一句。只是想“怼”,最终为什么没有怼,因为我是堂堂大馆来的,犯不着给一个小馆的小孩子置气。

      终于要进入参观通道了,讲解员顾佳盈露面了。

      首站是瓷器馆。毕竟是起点如此高的博物馆,瞬间颠覆了我们习惯中的汝哥官钧定五大窑的模式,改称八大窑,分别是北方的磁、耀、定、钧和南方的饶、吉、处和建阳。展品虽然不多(相对于上海博物馆而言),由于展馆的巧妙设计,看起来也是很丰富。再加上讲解员的娓娓道来的讲述,感受也大不相同。展馆所陈列的百余件展品,上承五代,下启金元,代表宋代陶瓷的主要面貌。

      偶尔的互动交流还搞清了梅瓶为什么叫梅瓶,天青色是什么色。在天青色的展品前驻足良久,想起周董的歌词: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进而走入交流馆,这是一组体现中西文化交流融合的瓷器,图案纹样里出现了不少西方元素,一些在油画里才能看到的元素,都出现在了瓷器上。家具馆展出的虽然是一小部分家具,其简洁风雅,其雍容大气,也让人叹为观止。

     

      金器馆展出的藏品,小到微小的金饰品,大到覆盖亡灵的金面具,一一看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词汇量匮乏,美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造像馆展出的是数十尊南北朝及唐宋时期汉传佛教造像,明清时期汉藏佛教造像,大千世界,宝光灿烂,令观者心存敬畏。

     临展馆内,讲解员说展出的是马未都在电视或网络节目中讲到过的文物,习惯不服的我虔诚的问“马爷节目中讲到的西瓜在哪里?”

     出门了,再次回味观复博物馆墙上的老子语录:“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果然不同凡响。耳边仿佛听到了毛阿敏的歌声: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悠悠岁月长长的河,一个神话就是浪花一朵,一个神话就是泪珠一颗,聚散中有你,聚散中有我,你我匆匆皆过客……

      出门后再次琢磨品味马爷的经典台词: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是什么呢?压力好大,只好一言以蔽之。

      老子有道,马爷有料,小顾有才。

 

 



()
()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