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安阳婴儿

2014-07-19

安阳婴儿

 关爷庙今晚放电影。文革家演。他家如意四月底不是丢了么,礼拜一找回来了,要好好庆祝庆祝。

谁说不是呢?开始那阵儿都说找不到了。不光是我这样说。他家的那些本家、亲戚,骑了自行车、摩托车,连他家的拖拉机都开出去了,四下打听了好几天都没有音信,回来就都这样说。

那些人说,现如今交通这么发达,坐汽车、火车半个小时能出省,坐飞机、轮船个把小时能出国。这好几天过去了,恐怕孩子早已经被弄到外地了。有的说,就是没有被拐卖到了外地,还在咱安阳这一片,也不见得就好找。且不说三里五村、十里八乡这么多房子,就是人贩子胆子小,不敢进村,游荡在野地里,那到处沟沟坎坎藏个个把人,还真不好找。

出去的人找一阵儿就回村来看看,看看还没有找到就又继续出去找。文革全家个个急得满咀燎泡。文革的娘、丈母娘都快疯了——也是的,两家就这么一个——那叫什么来的?对,第三代,小皇帝,搁谁谁不心疼。

村西头的金柜支招儿说,要是能通过广播匣子播个广告就好了。三滔得就给他抬杠,这年头谁还听广播,在城里连电视都快没有人看了,人家都上网看美国大片哩。文革爹也说,就是,要上就上电视,要上就上半岛电视台,那台有名气,美国打伊拉克、拉登叫板美国的事儿都是人家先报出来的。再来个重奖,兴许就有用。几个上岁数的人不同意,怕风声太紧,人贩子狗急跳墙下了狠手,会弄巧成拙。最后找了相面挺灵的方蛋得给算算。面对呼呼啦啦挤进屋的一屋人,方蛋得念念有词,“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最后得出结果,说是十成有九成找不到了,只是还剩一成的希望。曾经当过村民小组长的老滚,跩了一句官话,但谁都挑不出毛病:只要有一成的希望,就要尽百倍的努力。后来,大家都说,至今搞不清自己现在算退休还是算离休的老滚,总算说了句不跑板儿的话。满屋子的人也就说,有一线希望就要继续找。临走,文革七婶的问有啥忌讳没有,方蛋得说有,亲戚朋友中属狗的人就不要去了。文革媳妇说,七婶子从明儿你就别出去了,你属狗,别犯了忌。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瞅着麦子勾勾头了,再不割就要落镰了,找如意的事儿才不得不先停下来。也是,总不能让长了大半年的粮食都糟践到地里吧。

文革娘天天去关爷庙烧香、磕头,开始还一个劲儿许愿,后来就光知道磕头,一句话都不说。那眼神都呆了。

说来,也许真是感动了神灵呢?

那天夜里都快到十二点了,文革娘还坐在庙里——不坐着不中了,天天磕头,腿都肿的跪不稳了。几个老辈儿一个劲安慰她,连拉再拽,好说呆说,才给拉起来。正要出庙门往家走,庙门口来了一辆小卧车儿,车停后下来一个青年公安局,问文革娘,李文革同志家住那?说的是普通话。文革娘不知道是没有听懂还是没有听见,没有吱声儿。见过世面在市里烧过锅炉的贵祥大爷告诉青年公安局,说她就是小革的——李文革他母亲。您可别怪她不理您,她的宝贝孙儿丢了,都急傻了。青年公安局听了,连忙转身跑到小卧车儿前说了几句,车里边就又下来一个上岁数的公安局。上岁数的公安局走过来双手握住文革娘的手说,老嫂子,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叫您受惊了,很对不起呀!老嫂子,你看那是谁?上岁数的公安局回头一招手,车里又钻出一个女公安局,女公安局怀里抱着一个用毛巾被裹着身子的小孩,一见小孩儿,几天来不吃不喝的文革娘普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地个孙儿啦。

小卧车儿拉着文革娘开进了文革家的院子,村里很多人去瞧,还都说咋一枪没放,就把人贩子给抓住了,没意思。村东头的中得说,都啥也不懂,那公安局里能有一般人,差不多都是武林高手,都是和许世友一样的少林俗家弟子。好抬杠的三滔得就接了话把儿,问那女的咋说勒。一院子的人就笑。中得也不脸红,说那是少林俗家弟子的家属。

早起天没有亮,文革就开了拖拉机带了媳妇孩子和小学牛老师写好的感谢信和一塑料壶香油进城去了。村长听说兴许能上电视,就从村食堂的墙上卸下一块写着开业大吉的玻璃匾,用刀把上边的字一刮,新写上两句好听的话,落款写上村两委,也扒上拖拉机跟着去了。

有人见文革爹蹲在门口吃饭,就问给关老爷许愿演电影,还演不演了?文革爹说演,多亏关老爷,咋能不演呢。我吃了饭就找人去联系电影放映机,去拉电影片子。再买两盒新丝绸的烟,买几提儿琥珀啤酒,好好儿热闹热闹。

老辈儿,我叫你给巧儿打电话打了没有,叫她回来瞧电影。就叫她回来,她是县里的科长,我是科长她爹。

安阳婴儿

文革家演。他家如意四月底不是丢了么,礼拜一找回来了,要好好庆祝庆祝。

谁说不是呢?开始那阵儿都说找不到了。不光是我这样说。他家的那些本家、亲戚,骑了自行车、摩托车,连他家的拖拉机都开出去了,四下打听了好几天都没有音信,回来就都这样说。

那些人说,现如今交通这么发达,坐汽车、火车半个小时能出省,坐飞机、轮船个把小时能出国。这好几天过去了,恐怕孩子早已经被弄到外地了。有的说,就是没有被拐卖到了外地,还在咱安阳这一片,也不见得就好找。且不说三里五村、十里八乡这么多房子,就是人贩子胆子小,不敢进村,游荡在野地里,那到处沟沟坎坎藏个个把人,还真不好找。

出去的人找一阵儿就回村来看看,看看还没有找到就又继续出去找。文革全家个个急得满咀燎泡。文革的娘、丈母娘都快疯了——也是的,两家就这么一个——那叫什么来的?对,第三代,小皇帝,搁谁谁不心疼。

村西头的金柜支招儿说,要是能通过广播匣子播个广告就好了。三滔得就给他抬杠,这年头谁还听广播,在城里连电视都快没有人看了,人家都上网看美国大片哩。文革爹也说,就是,要上就上电视,要上就上半岛电视台,那台有名气,美国打伊拉克、拉登叫板美国的事儿都是人家先报出来的。再来个重奖,兴许就有用。几个上岁数的人不同意,怕风声太紧,人贩子狗急跳墙下了狠手,会弄巧成拙。最后找了相面挺灵的方蛋得给算算。面对呼呼啦啦挤进屋的一屋人,方蛋得念念有词,“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最后得出结果,说是十成有九成找不到了,只是还剩一成的希望。曾经当过村民小组长的老滚,跩了一句官话,但谁都挑不出毛病:只要有一成的希望,就要尽百倍的努力。后来,大家都说,至今搞不清自己现在算退休还是算离休的老滚,总算说了句不跑板儿的话。满屋子的人也就说,有一线希望就要继续找。临走,文革七婶的问有啥忌讳没有,方蛋得说有,亲戚朋友中属狗的人就不要去了。文革媳妇说,七婶子从明儿你就别出去了,你属狗,别犯了忌。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瞅着麦子勾勾头了,再不割就要落镰了,找如意的事儿才不得不先停下来。也是,总不能让长了大半年的粮食都糟践到地里吧。

文革娘天天去关爷庙烧香、磕头,开始还一个劲儿许愿,后来就光知道磕头,一句话都不说。那眼神都呆了。

说来,也许真是感动了神灵呢?

那天夜里都快到十二点了,文革娘还坐在庙里——不坐着不中了,天天磕头,腿都肿的跪不稳了。几个老辈儿一个劲安慰她,连拉再拽,好说呆说,才给拉起来。正要出庙门往家走,庙门口来了一辆小卧车儿,车停后下来一个青年公安局,问文革娘,李文革同志家住那?说的是普通话。文革娘不知道是没有听懂还是没有听见,没有吱声儿。见过世面在市里烧过锅炉的贵祥大爷告诉青年公安局,说她就是小革的——李文革他母亲。您可别怪她不理您,她的宝贝孙儿丢了,都急傻了。青年公安局听了,连忙转身跑到小卧车儿前说了几句,车里边就又下来一个上岁数的公安局。上岁数的公安局走过来双手握住文革娘的手说,老嫂子,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叫您受惊了,很对不起呀!老嫂子,你看那是谁?上岁数的公安局回头一招手,车里又钻出一个女公安局,女公安局怀里抱着一个用毛巾被裹着身子的小孩,一见小孩儿,几天来不吃不喝的文革娘普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地个孙儿啦。

小卧车儿拉着文革娘开进了文革家的院子,村里很多人去瞧,还都说咋一枪没放,就把人贩子给抓住了,没意思。村东头的中得说,都啥也不懂,那公安局里能有一般人,差不多都是武林高手,都是和许世友一样的少林俗家弟子。好抬杠的三滔得就接了话把儿,问那女的咋说勒。一院子的人就笑。中得也不脸红,说那是少林俗家弟子的家属。

早起天没有亮,文革就开了拖拉机带了媳妇孩子和小学牛老师写好的感谢信和一塑料壶香油进城去了。村长听说兴许能上电视,就从村食堂的墙上卸下一块写着开业大吉的玻璃匾,用刀把上边的字一刮,新写上两句好听的话,落款写上村两委,也扒上拖拉机跟着去了。

有人见文革爹蹲在门口吃饭,就问给关老爷许愿演电影,还演不演了?文革爹说演,多亏关老爷,咋能不演呢。我吃了饭就找人去联系电影放映机,去拉电影片子。再买两盒新丝绸的烟,买几提儿琥珀啤酒,好好儿热闹热闹。

老辈儿,我叫你给巧儿打电话打了没有,叫她回来瞧电影。就叫她回来,她是县里的科长,我是科长她爹。

 

作者简介:

崔保信,自号半截砖。当过兵,打过工,修改白山黑水的路,吹过开放前沿的风,现为某电视台新闻中心编辑。QQ349154572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 : 没有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