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回小说:《孟婆汤》第一回

2013-03-18

 

    闷热的伏天午夜下了一场疾风骤雨。

    照理说,即便不会夸张到让人们欢呼雀跃、欢声雷动、欢喜若狂、 欢欣鼓舞、欢天喜地的地步,至少也该是长舒一口气。而面对这样的好气势、好趋势、好态势半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意,心里一股莫名的火气正在膨胀。

    过国道上外环,不时见有被撕裂或垂落的广告牌狼狈的悬着、倒着。下了铁路立交,进入了老城。说是老城,其实也只是习惯上这么叫。其实,早已经被唯利是图的商人们和为政绩至上的官员们折腾的面目全非了。哪些淹没在钢筋水泥森林中的修旧如旧的老城,已经沦为了二椅子。

    转过财神巷,车子就走不动了。远远望过去,路中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反正也过不去,退也退不出去,闲着也是闲着,半半索性锁了车赶上前去看个热闹。这是咋回事呢?终于挤到了里边,半半很失望。磨头就往外挤。心里说:“这不是有病么?什么怎么回事呀,神神叨叨的。一个一搂粗的大槐树倒在路中间,分明就是昨夜一场飙风给连根拔起来的吗?猪脑子也想得出来,还用得着争论。”回到车前,遥控器一声滴滴,坐进车里后,半半忽然觉得是自己太武断了,也许脑子有病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这道街的两侧本都是手臂粗细的倒栽柳,这槐树是从哪里来的呢?大风刮过来的,哪得要多大的风啊。早上新闻里面对镜头的气象专家也没说是龙卷风啊。难不成是如来佛主……想到这,半半禁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连着看了几集八六版的西游记,自己难不成也彻底西化西游化了。

    再次走下车,再次挤到人群中,上看下看,前思后想也没能理出了头绪。禁不住叹口气,抬头看看天。忽然一行诡异的字体进入眼帘“孟婆汤咖啡语茶,开业送实惠套餐。非黄金时段进店点餐送2012电影DVD一张,诺亚方舟T恤衫一件。”半半忽然悟出了什么?这倒下的大树莫非是一个广告策划案的一部分。又想不会,肯定是自己曾经的广告文案工作经历左右了自己的思路。

    雨后的太阳更加肆无忌惮的肆虐着。

    看热闹的人也渐渐失去最初的好奇与热情,甚至有人从临街店铺里拿来了手锯,开始刺刺拉拉的拒掉巨大树冠上的一些枝条,好清理出一条可以通行的路来。枝条被人拖开了,堵在前面的车开始发动,小心的缓缓行驶过去。

     有人过来拍拍半半的车窗,对着摇下玻璃的半半说。“年轻人,我有急事。你把车外边上打两把方向,叫我的车先过去。”

半半夸张的给个恐怖的表情:“啊!对不起,对不起。你爸是李刚吗?”

拍车窗的司机:“不是”

半半:“那你叔叔是李刚吗?”

拍车窗的司机:“不是”

半半:“那你是李刚吗?”

拍车窗的司机:“不是”

。。。。。。

半半:“那你把手拿开。”

拍车窗的司机看着车内这位怒目圆睁的胖子,蓦的拿开了搭在玻璃上的手。还是喃喃的嘟囔了一句:“我都这么大岁数了——”

半半:“这么大岁数就很牛叉么?你看看你身后人行道上的路牌,皇权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俗话么:黄泉路上无老少。”半半说完忽然觉得很后悔,觉得是自己诅咒了自己。就赶紧爬到车窗上对着老者远去的背影补了一句“老怎么了,井冈山的毛驴资格老不老,不照样拉磨。”

就在半半还没有转过身时,背后一句吴侬软语传来:“帅哥,让我先过吧。”伴随着柔柔的声音一起进入半半车内的还有一只纤细白嫩的手和手上的一张名片,“晚上,我请你喝咖啡。”待半半胖胖的身躯转过来,窗口早已不见了人影,只留下一张别致的名片飘落在车里:黑底金字三个字:孟婆汤。底下是需要借助显微镜才能看清楚的几行小字。

 

 

 “舅舅,你一定要把桥下的那家店盘下来送给我。”酆都新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尚有仁双眼微闭,平静的听着外甥刁少的撒娇。

“小鬼,咱换个店好不好。桥下那家孟婆汤,可是咱地府的品牌。影响深远,轻易是动不得的。”尚有仁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天堂有机矿物水杯,轻轻的吹一口气。

“我不信。我就不信还有舅舅动不得的。论资历,您给这一届的轮值阎罗主席赵一块是同窗;论学历,您已经是阴曹地府十八层研究院教授、博导;论能力,您曾经桥施连环计挖出了赵阎罗的竞选死敌颜哨帝乱搞男女关系、违反阴曹律法的铁证。还有,论外在条件,您是风华正茂,体健貌端……”刁少一边捧着舅舅,一边殷勤的从茶叶盒里捏出两个骷髅,放到舅舅的水杯中,并缓缓的续上了半杯水。

“小鬼,”尚有仁依旧轻轻的吹一口气。“官场有官场的原则。进了班子还要进圈子,进班子不进圈子等于没进班子,进了班子不如进圈子,进了圈子不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我刚刚调过来,很多的人事关系还很微妙。孟婆汤的背景关系,呵呵。”

撒娇的刁少仿佛的听懂了,深深的“哦”了一声。“这样啊,我就不劳舅舅为难了。那家店我就不要了,到你一定要想办法搞到他孟婆汤的核心配方。”

“小鬼,你是不是已经用过很多招数了。你是不是原本也只是想要孟婆汤的配方?”尚有仁依旧轻轻的吹一口气。“你呀!”稍稍顿了顿,尚有仁开口道,“你无耻的样子很有你外公当年的神韵。”

“多谢舅舅夸奖。”

“你不是要弄个鬼哭狼嚎巡回演唱会么,计划什么时间启动。到时见,我给你安排个神秘嘉宾。”

 “舅舅,你是又要拿我搭的台子送人情吧?”

“也算不上什么人情。酆都建委一位离休老同志,想展示自己亲民、时尚的一面。我作为局里分管老龄工作的领导,协调点工作也是当仁不让,义不容辞的。”

“都离休了,你还巴结他有啥用?”

“年轻啊。你不懂,很多老同志虽然退下来了,但余威尚在,甚至呼风唤雨啊。”

 

(QQ:349154572)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 没有了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