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茉莉

小编 2022-04-06


src=http__x0.ifengimg.com_res_2020_A6CFAA6C11BEA056BF4A6698DFC74A98F02D4955_size62_w640_h491.jpeg&refer=http_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auto_副本.jpg

                             

                                作者:崔保信

 

紫茉莉,我问你

奶奶去哪儿了

说好了,等我退伍回来

再把院里的华坪整一下

让爱热闹的紫茉莉花

有更广阔的空间自由嬉戏

你的根系发达,南墙跟,东后坡

再贫瘠的土地,也有你的用武之地

 

紫茉莉,我问你

爸爸去哪儿了

戒烟了,戒酒了

为什么还会因为健康匆匆离去

粉豆子、胭脂花、状元花、苦丁香

叫了那么多别称也依然不给力

早出了,晚归了,每逢过节值班了

终究还是没有等到捉襟见肘的时光落幕住戏

 

 紫茉莉,我问你

妈妈去哪儿了

地里的庄稼要张罗,家里的杂事要张罗

忙碌的陀螺一样被生活的鞭子抽来抽去

粉的花、黄的花、白的花、间色的花

那么多的花,也没有吸引母亲片刻的注意

有个闲功夫,还要蹬上三轮车批些冰糕零售

只为让柴米油盐的寻常日子多一些底气

 

 

现在,我坐在11楼的办公室里

每每向西南眺望,就能看见诸多过去

阴雨菲菲时的能见度很差

我却能看到一幕一幕,画幅比4K还要清晰

我的故乡,我的老家

院子里开满紫茉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 乱弹琴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